现代故事《斗法(百姓故事)》
发布时间:2022-08-23

近一段时间,张大妈常和一群老头老太听社区组织的老年防骗讲座,感觉收获很多,听讲也格外认真。可是这天上午,讲座还没结束,张大妈就提前离场出来了。门口一个工作人员问她,时间还早呢,走那么匆忙干啥?张大妈无奈地说:“儿子不听话,整天到处乱跑给我惹事。这不,今天一大早就没影了,我不放心,得去找找。”

走到半路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忽然迎上来热情地打招呼。张大妈一看不认识,就问他有什么事。

“大妈,您不认得我了?我是小王啊!”男子亲热地说。

“小伙子,你认错人了吧!”

“怎么会错呢?您老忘了,去年我还去您家里看过您呢!”小伙子耐心地引导提醒她,“想起来了吗?小王!您儿子的朋友!!”

张大妈这下彻底明白了,心想:死骗子,就你这老掉牙的套路,还敢拿出来用,也太猖狂了吧!你以为我们老年人还那么好糊弄吗?张大妈心里有了数,于是将计就计道:“我儿子?哦,你是说毛毛啊!”

“对对对,是毛毛,是毛毛。毛毛他人在家吗?”

张大妈“唉”地叹了一声,说:“别提了,也不知道他天天忙的啥,整天往外跑。”

男子失望地“哦”了一声,沮丧地说,他倒车时不小心,撞坏了别人的车,被认定全责,得赔人家2000元钱。可他偏偏忘了带手机,被人拦着不让走。他忽然想起毛毛离这儿不远,这才前来找他帮忙,没想到这么不凑巧。

张大妈听了也装着发起愁来,嘴里不停地嘟囔着“这可咋办”。男子看看她,眼前忽然一亮,和她商量道:“大妈,您看这样行不行,您老先帮我应应急,我回到家就立马用微信把钱转给毛毛。”

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简直和讲座上讲的一模一样。张大妈差点忍不住笑出来,她两手一摊,故作为难地说:“可问题是我手头儿也没这么多呀!要不你在这儿等会儿,我回家给你取去?反正离得也不远。”

男子听了正中下怀,感激地双手合十,嘴里连说“谢谢大妈”。张大妈也不多耽搁,立马回家给他“取钱”去了。

十多分钟的工夫,张大妈回来了。男子看见张大妈,高兴极了,远远地要迎上去,谁知刚走两步,冷不防被刚刚擦肩而过的两个小伙子一个猛转身扭住,牢牢地控制了。

“唉唉唉,你们干吗?”男子被搞蒙了,挣扎着急切地问。

“干吗?”两人中一个高个子冷笑着反问一声,从衣袋掏出一枚袖章,在他眼前晃了晃。男子一看,是联防队的袖章,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慌乱。但他很快镇静下来,解释道:“咳,你们弄错了。我只是找熟人借点钱,这够不上犯法吧?”

“熟人?你确定没认错?”高个子指指张大妈,紧追不舍地问他。

“对呀,认错人也不算奇怪吧!你们凭这就抓人?”男子眼珠一转,顺势反过来将了高个子一军。

“别跟他废话了,到派出所一问啥都清楚了。”矮个子懒得听男子分辩,揪着他要走。男子急了,挣扎着大喊起来:“放开我,你们误会了!”

正在相持间,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请等一等!”随着声音,一对青年男女从不远处的大树下走出来,男的肩扛摄像机,女的手持话筒。

两个联防队员一看,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。女子莞尔一笑,说:“大家误会了!不好意思,我们是法制频道的,正在录节目。”女子说着,出示了证件,“这是我的工作证。”

“录节目?你们……”矮个子看了看女子的证件,没发现什么问题。

“哦,是这样,近年来针对老年人的诈骗很多,为了提高大家的防骗意识,我们计划录制一期‘街头骗术大曝光。为了保证效果,我们特意请志愿者模拟行骗,进行隐秘拍摄。”

“哦,是这样啊!”两个联防队员这下明白了。高个子惊喜地问:“这么说,刚才我们都被拍上了?我们刚才的表现还行吧?”

“那当然了!”女记者点点头,满意地说,“这两天我们录了好几个镜头,只有你们表现最好,没让我们的’骗子得逞。尤其是大妈,警惕性很高啊!大家要是都能像您这样,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上当受骗了。”说完,女记者朝张大妈竖起了大拇指。

张大妈听说自己要上电视了,也很高兴。不过她很快又担心地问,离那么远,能看得清脸吗?

女记者被张大妈的可爱给逗笑了:“当然能了,我们用的是长镜头。”

矮个子看女记者挺随和,便和她套起了近乎:“对了,我表哥章鹏也在你们电视台工作呢。前一段还听他说,他从公共频道调到了你们法制频道。怎么样,离开那些酒友,换个新环境,他这酒戒掉了吧?”

女记者点点头:“那还用说!前不久我们给他举行欢迎宴,他死活不喝,还说医生警告他,再喝非出人命不可。任我们一帮同事怎么劝,他硬是一滴没尝啊。”

这时,那个充当骗子的“志愿者”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张大妈:“大妈,有一点我没搞懂,您老到底是怎样识破我的?我觉得我表演得没什么问题呀!”

不待张大妈回答,高个子笑了:“这还不容易,只要用大妈的高招儿,谁都能一眼识破。”

志愿者更不明白了,张大妈也笑了起来:“不怕你笑话,我是有个儿子,不过,是四条腿的泰迪。”

志愿者顿时恍然大悟,不由得一脸的尴尬。想想刚才还和这个“儿子”朋友长朋友短的,志愿者又羞又臊,也自嘲地笑了起来。

女记者看了看表,说:“好了,不多说了,你们去忙吧,我们也要去赶下一个镜头呢。再见!”

女记者说着,一个优雅的转身,带着摄像师和那个“志愿者”走了。

回到一个僻静房间,那个“志愿者”一下瘫卧到沙发上,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不无感谢地对女子说:“真他妈险啊,这次要不是你们及时出现,哥非栽进去不可。”

女子瞥他一眼,冷冷地说:“我说过多少次了,要配合,要配合,你就是不当回事儿。要不是怕受你连累,我才懒得冒险去救你!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去干私活儿!”

男子委屈地申辩起来:“只能说老子这次点背!我只听到她说儿子不在家,谁他妈能想到她儿子是条狗啊!不过你这招挺不错的,以后咱就扛着摄像机出去干活儿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

“你傻呀,还想一招鲜吃遍天?我敢说,这招儿用不了几次就得被盯上,你以为现在的人还那么好骗吗?拜托以后在设局上有点技术含量好不好!”女子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。

再说那两个联防队员,摸清了这二男一女的落脚点,便打开了对讲机:“报告高所长,他们进了惠民小区12号楼1单元302房间,可以收网了。”

很快,警民联合打掉骗子团伙儿的消息在大街小巷传开了,大家都夸张大妈机智,夸那两个联防队员火眼金睛,一眼识破了骗子的伎俩。

这一天,两个联防队员受邀到社区防骗讲座发言。在谈到怎样识破骗局时,矮个子说:“很简单。第一,远距离拍摄那不叫长镜头,而叫长焦。长镜头是指时间较长的连续拍摄,一般10分钟以上;而长焦是指把远处的场景拉近,使人物显得更清楚一些。电视台的连这都不懂,肯定有问题。第二,所谓的‘表哥是我信口胡诌的,就是想试探一下她,没想到她自作聪明,来了个顺杆儿爬。从这两个疑点,我基本可以判定,后来的一男一女是骗子的同伙,是前来’救火的。”

没错,“女记者”和那个“摄像师”确实是前来“救火”的。她没想到的是,火没扑灭,却把自己也搭了进去。

彩神网平台,彩神网官网,彩神网网址,彩神网下载,彩神网app,彩神网开户,彩神网投注,彩神网购彩,彩神网注册,彩神网登录,彩神网邀请码,彩神网技巧,彩神网手机版,彩神网靠谱吗,彩神网走势图,彩神网开奖结果